aero+

性能、阻力与操纵的巧妙共生。

AERO + 参数

根据AERO + 概念进行研发,所有参数的优化都为了一个目标:更快的速度!

平移阻力

向着骑士迎面而来的空气,会形成平移阻力降低骑乘速度;在整个骑行的空气力学中,平移阻力约占了整体阻力的75%。

当时速超过15 km / h,以指数成长的空气阻力会成为骑士的最大障碍。
为了追求更高的速度,关键在于降低人车整体所造的空阻,而须极力缩小人车两者的迎风面、最大程度降低平移阻力。
前轮占整体阻力的8%,因此前轮的表现至关重要。

风帆效应

迎战侧风骑行时,人车皆会受到明显侧向影响。
在开发公路车轮阻时,我们志在创造最佳的骑行体验 -最大化风帆效应、消除侧风影响-轮组上的风帆效应堪比帆船驭风破浪。
骑行时,轮圈和风帆具有相同的效果,可以化侧风为助力、推动骑士前进。
在中等强度的侧风下(轮组与风夹角介于0°-20°之间时),骑士不再被平移阻力拖慢速度,而是受益于随着角度增加而降低的平移阻力。

根据轮圈的高度和形状的不同,这种减阻甚至可以产生有前向推进效益的负瓦特数。
从正面迎风到偏航18°之间,风帆效应表现极为出色;此后,失速会导致阻力再次些微增加。

风阻 - 是阻力也是助力

前轮对风向影响相当敏感,不同风况下的空力效应截然不同。
下图的模型曲线,显示了前轮在风洞测试的表现。
X轴:空气通过转动中前轮的角度(Yaw)
Y轴:空气阻力值(Watt)

在逆风和稍有侧风条件下,骑士会因阻力造成减速而精疲力尽。
(在偏航角+/- 14°时阻力为正值,在红线上方)
然而,侧风与高轮圈相结合的风帆效应,为骑士带来额外的推进力。
(在偏航15-20°时阻力为负值,在红线下方)

旋转阻力

除了和速度相应而生的平移阻力外,转动的零件还会受到旋转阻力的影响,旋转阻力可以描述为转动中的零件和周遭空气所产生的摩擦阻力。

相较于平阻力占75%,旋转阻力约占总体阻力的25%。
既然辐条是轮组构成的关键,在迎风上的重要性自然不可小觑。

必备知识:
轮圈高度越低,轮圈的风帆效应越小,低框轮圈所需的长辐条,将伴随较大的旋转阻力。


1) 旋转阻力          2) 车轮旋转

转向力矩 - 当侧风向轮组袭来时,将影响骑行操纵

为了成就更稳定的高速前行,AERO + 轮圈在转向力矩更上一层楼。
更低的转向力矩,让骑士得以在轻松可控的轮组上,以最佳空力位置持续横扫个赛道。无论天候状况、瞬息万变的风势如何恶劣,骑士都能操纵自如、可靠如昔。

为什么转向力矩如此重要?

狂暴侧风或是呼啸而过的车辆,都能对骑士、单车造成强烈的撼动。
风速及偏航角度越大,则骑士不断耗费在控制车轮直线前进的能量越多;这种对人车强大的侧向扰动,是难以预料且极其危险的。

转向力矩的物理意义

轮组两侧不对称的侧向力,会形成对轮组的转向力矩。

 
这意味着什么?魔鬼藏在细节之中

在侧风的情况下,作用在轮组上的侧向力是不对称的。
这种不对称会产生围绕转向轴的力矩(转向力矩);意即侧风会对龙头把手造成转向扰动。新款 AERO + 轮圈的设计,旨在透过流体动力学(CFD)和风洞实验,极力降低侧风的非对称力对转向的影响。

1 侧面力分布(用色标表示)
2 转向轴(以白线表示)

滚动阻力

滚动阻力不单单只是在高速辗过障碍时,或在不同路面上飞驰时的力学参数而已。
加大的轮圈内宽、更宽的外胎,将大大提升轮组的贴地性及舒适程度等骑行特性。

较宽的外胎将给滚动阻力产生正面效益。
由于其体积较大,它们具有更宽的接触面,以低胎压骑行也不用担心蛇咬、撞击破胎。
与窄胎 "长而窄" 的接地面积相比,宽轮胎的接地面积更显"短而宽",如此一来,外胎更容易接近真圆,形成较低的滚动阻力。

Reborn faster

全新的ARC轮组!

aero+ 
优化

aero+ 技术

经AERO +优化的轮组。

ERC 1100 DICUT®

  • 整组建议零售价USD 从$ 3025
  • 每套重量 从 1513 g
显示产品

ERC 1400 SPLINE®

  • 整组建议零售价USD 从$ 2479
  • 每套重量 从 1538 g
显示产品

HEC 1400 SPLINE®

  • 整组建议零售价USD 从$ 2543
  • 每套重量 从 1739 g
显示产品

HGC 1400 SPLINE®

  • 整组建议零售价USD 从$ 2543
  • 每套重量 从 1696 g
显示产品

ARC 1100 DICUT® DB

  • 整组建议零售价USD 从$ 3025
  • 每套重量 从 1472 g
显示产品

ARC 1400 DICUT® DB

  • 整组建议零售价USD 从$ 2479
  • 每套重量 从 1552 g
显示产品